苏茧

爱你就像爱月亮🌙

摘纪录:

不要担心你的朋友模仿你的风格,有些人天生就是“追随者”,而你,天生就是主人。
——河CY

十八线失踪写手在线求回复


具体看这里的tag👇


凌晨了

可才刚刚回寝室而已

而明天也是有早读的一天呢

真好

看了有人提到了ooc的情况

在我的文里会有这样的情况吗?

说实话自己写文的时候,尤其是架空,就会注意不到这个问题

有哪一篇会让大家觉得人物怪怪的吗?

你们说,我改


然后我争取这个月开始更文

我终于要闲下来了=_=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么这几个月就是很忙

对不起啦大家


这些年我的神仙同学

世界另一端的老鲨:

#脑洞#
保护牙齿健康,从我做起【?

牙医:干这行干的久了,见得也就多了。

我我我好不容易有空了告诉我要避避风头????

那我锁不锁?

锁了锁了,风声过去再说,活命要紧

请各位看看这位太太并为她打call

口戛:

“伞神与寻觅左目的少年”

ONE MORE TIME

WITH EUNHAE

七里香

明人不说暗话,我想要评论

以本文宣告回归

以后争取成为打字机(不可能

文名是突然在脑海中出现的,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这可能也是某种机缘,就用了《七里香》作为文名

我唠叨完了

可以开始看文啦

P.S.写的有点赶,大家多包涵



#01


“这是李总送您的花。”

又是九十九朵玫瑰,附着一张手写的卡片。

“我不收成吗?”

李东海皱着眉问,那送花的秘书马上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,满脸都写着“你要是不收我就血溅待机室”。

李东海也是无奈,他也不打算为难这些中间跑腿的,大家出来讨口饭吃,都不容易。

李东海指着沙发旁边的空地方,“搁这儿吧。”

送花的助理如蒙大赦,把花放下就一溜烟地跑了,仿佛是怕李东海把花退回来。

李东海看着那一大束艳红,叹了口气,随手捻起那上面的卡片。

铁画银钩,比自己的字不知道强了多少,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这位李总亲手写的。

李东海把卡片随手扔进垃圾桶,朴正洙进来看到这一大束花,笑着打趣他。

“还是年轻好,像我这样人老珠黄青春不再的,哪还有人记着啊。”

李东海抽了一枝花,叼在嘴里,去送给朴正洙,“我记着哥啊,哥在我心里永远十八。”

朴正洙被他逗笑了,接过花,“净跟我贫,什么时候跟饭你也能这么多话我就省心了。”

李东海咬着下唇笑,“不行啊,不一样的,不好意思啊。”

李东海捂着脸颊撒娇,这次回归是颓废风,浓黑的眼线黄色的头毛,但是做出这样的动作也不违和,朴正洙摇摇头,叹了一口气。


祸水啊,实在是祸水。


李东海呆在待机室百无聊赖,那束玫瑰花被他送出了不少,他嘴甜又好看,cody姐姐和作家姐姐被他哄得心花怒放,沉迷于美色,哪里还想的起来送花的李总是哪一位。

曺圭贤进来的时候李东海正倒着躺在沙发上,腿耷拉在沙发靠背上,一看就是无聊的不行。

果然东海哥没有一刻能闲下来。


“圭贤呐。”

李东海翻身从沙发上下来,抽了几朵花,递到圭贤手里,“哥送你的。”

曺圭贤还没进来的时候就看到Cody姐姐和作家姐姐手里都拿着玫瑰花,原来全产自李东海待机室,他把花接下,漫不经心地放在桌子上。

“又是那位李总送你的?”

李东海噘着嘴点头,“不然还会有谁这么无聊。”

“呀,这得是这位李总送的第七束花了吧,我看这李总对你挺上心的。”

“哼。”

李东海冷哼一声,伸出了两根手指。

“两个月,他最多坚持两个月。”

“不会吧,我看这位李总挺认真的。”

“那要不要打赌?赌你收藏的那瓶红酒?”

曺圭贤斜睨着李东海,觉得人心险恶,他傻傻的东海哥居然也会使坏了。

人心不古,人心不古啊。

“我不。”


送走了曺圭贤,待机室里又平静下来,玫瑰花还剩寥寥几枝,他实在不知道还有谁可以送。

圈子里不是没有一往情深的先例,不过李东海见过的多数是薄情寡义,是金钱资源与美色肉体的等价置换,他不认识这位李总,但觉得和以往那些人应该也没什么两样。

人嘛,大多是欲望的奴隶。

不过他还是把剩下的那一把花放进了包里。

有一点儿喜欢。


只是对花而已。


李赫宰应该是最后一个知道自己给李东海送花的人,秘书哆哆嗦嗦地跟他报告的时候,已经在金钟云的指示下送了好几天的花。

李赫宰控制自己不跟秘书发脾气,咬牙切齿地让秘书把金总“请”过来。

金钟云当然知道是什么事情,他理亏,赔着笑脸,丝毫没有平时打李赫宰的飒爽英姿。


“和神童打赌打输了嘛。”

“那为什么是以我的名义送花?”

“赌注就是你啊。”


……

团欺没人权啊是不是!


李赫宰脾气好,所以平时这几个哥哥有事儿没事儿就拿他打趣,搞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赌注,最后莫名其妙遭殃的还是毫不知情的李赫宰。


“哥不也是看你对那个李东海挺有好感的嘛,你家收藏了一堆他的专辑和官方周边,喜欢就要说出来嘛。”金钟云循循善诱,“你可别告诉我你突然青春期了,要追星。”

李赫宰无言以对。

他一个做娱乐公司起家的人,为什么要追星?

“可是哥你们这样会打扰到他的生活,而且人前他是这样,谁知道他镜头下什么样。”

“这个你放心,我们查过了,没人设,非常表里如一。”

查过了?!?!?!?!

哥你平时没这么有效率吧。

李赫宰好不容易铁树开花,金钟云当然不能错过这次机会,李赫宰听的头疼,捂着耳朵把他哥撵了出去,满脑子都是李东海三个字。

然后他在搜索框里也输入了李东海,最先刷出来的是他的下班图。

亚麻色的双肩背包里一小束玫瑰探头探脑,娇艳又可爱,李东海染着黄毛又化了烟熏妆,一副小混混的样子,但是笑的纯良又无害,像是叛逆的青春期小孩。


没有人设,表里如一吗?

李赫宰觉得李东海可真有意思。


#02


李东海出道三年,节节攀升,一路红透了半边天,像这种别人抢破头也来不了的上流聚会,他竟然也拿到了邀请函。

他穿着奢侈品牌的高定西装,手腕上的手表也价值不菲,头发染回了黑色,一身装扮贵气又低调。

其实他很不喜欢这样的场合,没完没了的场面话和虚与委蛇,满肚子的冷食,他宁愿穿着T恤运动裤和朋友去吃不健康的拉面,而不是在这里摆着虚假的笑脸。


“刘议长,请您自重。”

李东海把自己的手抽出来,这位议长一直对他有某些意思,对他明示暗示许多次,这次聚会的邀请多半也是拖了这层关系。

而很显然,这位议长以为他承了情。

“李东海你以为金希澈保得了你第二次吗?”

李东海听了这话皱紧眉头,捏住拳头不让怒气爆发,这时候他被人拉住手腕,护在了身后。

“刘议长,家父让我给您和尊夫人带好。”

笑的内敛,却让人无端想起狐狸,那位议长对他似乎也有几分忌惮,换了一副和蔼可亲的表情。

“一切都好,难为你父亲还挂心,也帮我问候你父亲。”

李赫宰是这一辈里出类拔萃的,更何况又有父辈的光环,政界商界总是都要卖他几分面子。

——况且不过是一只金丝雀这样的小事,倒不如卖给小辈一个人情。


李东海看着眼前两人的言语推拉有些发蒙,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被人拽走,带到了人少的阳台。

“傻了?”

李赫宰在李东海眼前打了个响指,李东海才一副如梦方醒的样子。

还真是傻傻呆呆的,像兔子。

“谢谢你帮我解围,人情我会还的。”


——原来不是小兔子,而是小刺猬。


李赫宰见他这个样子反而起了逗弄的心思,伸手把人禁锢在身体和墙壁之间。

“啧,人情你想怎么还。”

两个人距离很近,几乎鼻尖抵着鼻尖。

李东海腾地一下子,从脸红到脖子根,往后躲的时候头差点撞到墙,还是李赫宰用手给他垫了一下才不至于撞的太狠。

“你是不是不知道我是谁啊?”

——按理说见了猛烈“追求”过自己的人不该是这种反应。

李东海的反应验证了他的猜想。

目光躲闪,双唇紧抿。

小兔子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,太伤心了。

李赫宰猛的凑近,李东海躲了一下,又撞在李赫宰手上,但李赫宰没做什么,只是贴在他耳边说了句话。

“记住了,我是李赫宰。”

李赫宰不适合消失太久,也无心再逗弄李东海,看美人脸红确实很好,要是真的炸毛了,不就得不偿失,他心满意足地看着李东海偏过头紧闭着眼睛,笑出声来,一时没忍住,弹了一下李东海的额头。

“你以为我要干什么。”

他收了手,李东海想反驳还没出声,李赫宰就转头回了宴会厅,李东海腹诽几句,揉揉额头,小声念叨。


“看着人模狗样的,怎么是个流氓呢。”

“啧,手劲儿还不小。”


李赫宰的玫瑰攻势持续的时间比李东海预计的还要短,只坚持了他回归的那半个月,好像只是为了给他回归祝个兴。

而且他仔细地找了,没有房卡也没有地址,只是每日一张手写卡片,后几天的字体还跟之前的不一样。

李东海也拎不清是怎么个状况,这次见了面后就更摸不懂李赫宰的想法,他坐在保姆车后座,摩挲蹂躏自己的嘴唇,“诶?哥,你说那李赫宰到底怎么想的?”

“怎么着?给你送花的时候你不稀罕,不送了你还可惜?要不要我明天帮你联系一下李总,看看对你还有没有兴趣?”

——这是冷酷正洙。

李东海撇嘴,白眼要翻到天上去。

朴正洙觉得孩子大了想法真多,索性拿出一堆剧本砸在李东海面前,意料之中地看到李东海愁眉苦脸。

“你想那么多没用的干嘛?!先把这几个剧本看了,然后挑一个。”

“内——”


李赫宰坐在后座闭目养神,晚上他喝的酒有点多,所以头疼,这一晚上的聚会乏善可陈,唯一的亮色就是那只小兔子。

只是不知道是真的小兔子还是段位太高连他也无法辨别,他可不想被看似纯良的小兔子咬第二口。

不过李东海的脸红慌张的确不像是装的。


不过谁知道呢?


谁知道他们还会不会遇见呢?

-TBC-